再见丶没有色彩

中规中矩的方楼,整齐的道路,发出强烈混凝土的气息。而人仪容冠冕堂皇,拙劣的表演着。是海洋中的荒岛,还是荒岛中的海洋。

冬天的枝丫


这时间总是把你从一个巨大的情绪中扯到另一个巨大情绪中。情绪因为时间的不可重复折叠 分割的很彻底。可是,情绪之间没有缝隙,它将平滑而过。我当时站在那里,在我将走之际。黄昏,四野,河流,看的见的,看不见的,它们都在那里。我想,当时的的我很好,天气不错,天与河的色调温柔无限。我不走,风景将不在美丽……


世界在消沉,孤独坠落山谷。